称声调语言在干燥的环境中得以存活的可能性更小2020年10月11日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11日

  但在日常生活中,这种发音的细微差别几乎不会被察觉。但是“p”和“b”的发音非常相似,而且相似得有可能会混合在一起。类似的还有“f”和“th”的发音,由于它们的发音位置在口腔前部紧密结合,一个操着一口伦敦音的人很容易就会把“bref”说成“breath”,把“fing”说成“thing”。

  在某些地方你甚至可以看到这种声调语言的发展过程。比如有一种叫克木语的语言,它的使用者分布在老挝、越南、泰国和中国的部分地区。在克木语的一种方言中,“pok”的意思是“咬”,而“bok”的意思是“砍下一棵树”。而在克木语的其他方言中,尽管“b”音已经成了“p”音,剩下的就只有声调的不同,因此在那种方言里,这两个词的意思就用声调高低来区分“pok”用高声调说出来的意思是“咬”,用低声调说出来的意思则是“砍下一棵树”。

  但是想象一下,如果单单是“pay”这个单词,用更高的声调读出来意味着“支付”,而用较低的声调说时它的意思则是“海湾”语言学家所说的声调语言,大致就是这个意思。而全世界至少有15亿人一生都在使用这样的语言,并且对此毫不自知。

  使用声调语言有很多确切的优势。一些非洲语言的使用者在演奏鼓乐器时可以表现出音调间的长距离,墨西哥的马萨特克语使用者在吹笛子的时候也有这样的能力。还有一种人,他们单单听一个音符就立刻能辨认出它的调值比方说能指出某个汽车的喇叭声是确切的A大调。这些人拥有“音高辨别力”,而且有证据指出那些使用声调语言的人更可能拥有这样的能力。有实验证明,说普通话的音乐家比说英语的音乐家在辨认音调方面表现更好。同理,说粤语的朋友们,在辨认声调方面也比说英语和法语的人更胜一筹。

  假设随着时间流逝,英语使用者发“b”的声音变得和“p”一样,那从此以后是不是就再也没有“b”的发音了吗?

  拥有4种声调的普通话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比如拼音“ma”,如果用说英语的方式把它读出来,那它的意思就像是“骂”。如果你用在找妈妈的口吻说“ma?”,这个疑问语气听起来就是“麻”的意思;如果你在抱怨你的母亲“ma-a-a?!?”(把你的声音先向下俯冲再向上反弹到最高点),这下听起来又成了“马”了。但当你用更高的声调说“ma”,它又是母亲的意思了。很复杂吧?汉语中几乎每一个音节都是这么运作的。

  已经被搞晕了?我们还没说到粤语呢那门语言可是有9个声调的啊。

  暂时这种假设还没有定论。这个理论还认为在气候湿润的地方,人们无法预测一种语言是否有多种声调。而同样的,我们也很容易想到(当然也是个很有趣的想象),人们可能是因为某些文化现象才这样把语言“唱”出来的。

  那有没有哪一种语言可以只靠声调?尽管声调在传达含义上如此重要,它们也没有细致到能胜任人类的全部表达。只用声调说话就好比只用emoji打字。要是那么下去,大概就会变成1820年代一个叫Solresol的法国人所发明的一种只基于音调的语言。Do-re-mi的意思是“天”,do-re-fa是“星期”,do-re-sol是“月份”等等;mi-sol是“好”,倒转过来sol-mi就是“坏”。这么可爱的创意,但是Solresol也没解决实际谈话中的语速、细微差别和复杂问题。倒是用emoji写诗写散文的人越来越多了。

  普通话还并不是最复杂的一种声调语言。在中国、越南、老挝和泰国都说的苗族语言,可以有7、8种声调,这真真让人眼花缭乱。以“paw”(/p/)这个音为例,如果你用普通的语调说,它的意思是“女性”;用提问的语气来说,它就成了“扔、丢、抛”的意思;用不耐烦的高声调说出就是“球”;而如果用偷偷摸摸的低声调说出来的话,它的意思是“刺”。

  想象一下:“Brother”变成了“prother”,“bat”变成了“pat”,“big”都读成了“pig”。这样的事在各种语言里可能发生,但如果是在英语里,那就不再有“pay”和“bay”了,只剩下“pay”了。那还怎么区分?这时候如果有声调的差别就好了。例如中性声调的“pay”的意思是“支付”,而低声调的“pay”的意思则是“海湾”;这种独有的声调可以传达出不同的含义。而这就是声调语言产生的确凿原因。

  如果你真要用单一的语调说英语,要人们理解你的意思也可以毫不费力。但在其他语言中,语调往往是用来分辨不同词语意思的,这种重要程度堪比英语的元音和辅音。举个例子,在英语里,“pay”(支付)和“bay”(海湾)不一样是因为他们开头的发音不同。

  这归根究底还是一个连环问题。再回来看“pay”和“bay”这两个词,看起来它们之间唯一的区别只是开头字母不同,但细究起来还有更多。英语使用者在发“ay”这个元音的时候,在辅音“b”后面的话一般声调会比在辅音“p”后面更平滑、更低因为不同的力学因素影响了这些辅音的发音方式。那也就是说,人们说“pay”的声调会比说“bay”的时候稍高一点。

  类似的声调语言遍布全世界,但它们大部分集中在这3个地方:东亚和东南亚、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和墨西哥土著区。为什么是这些地方?其中一个原因是这些区域共有的高温。虽然你很难想象为什么高温会使人们说话更具旋律性,但环境跟文化现象并不是毫无关联的有这么一种假设,称声调语言在干燥的环境中得以存活的可能性更小,因为干燥的空气会使人们丧失能够产生微妙的语调差异的灵活声线。

  用介乎不耐烦的高声调和低声调的中间语调来说,它的意思就变成了“胰腺”;如果换一把模仿老年人的苍老声音,那么它就成了“看到”的意思,如果再加上带有喘息的惊奇语气(就像你发现了形状像马一样的云朵),它的意思就是“父亲的祖母”了。

  人们一般都不会用单一的语调说话。即使有的人没有固定的语调,他们在简单陈述和问问题的时候听起来都会不一样;而在一个句子里,他们也会不自觉将某个词的语气念得比其他词更重。

(编辑:admin)
http://hyipbeings.com/fashengti/95/